今年10月份4名中管干部被查处 “断崖式降级”成常态

漳州网 刘 欣2019-11-11 09:34:19
浏览

  退休不是“安全岛” 多地整治“告黑状”

  本报记者刘荒、黄海波、刘婧宇

  据统计,今年10月,有4名中管干部被查处: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云公民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原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四川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彭宇行和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等3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同时,在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干部中,有4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5人受党纪政务处分。  

  记者梳理统计,10月份前述两类被查处干部13人,月度查处案件数量,高居今年前10个月之首。

  此外,10月份还查处了近80名省管干部。

  反腐不放长假,肃贪不挑时节。沉浸在国庆盛典喜悦之中的干部群众,深切感受到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步伐没变,力度不减。

  “断崖式降级”成常态

  10月4日,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决定给予刘士余同志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一级调研员。

  6天后,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彭宇行开除党籍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四级调研员。

  10月22日,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李庆奎同志留党察看二年处分,按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总部部门副职确定其退休待遇。

  刘士余从正部级降为一级调研员,彭宇行从副部级降为四级调研员,等于行政级别连降四五级。从央企一把手岗位退下来的李庆奎,退休待遇降至总部部门副职,同样属于“断崖式降级”。

  前述3名官员处分决定中,都有“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的内容。当初怎么“吃进去”的,现在怎么“吐出来”。

  李庆奎被“断崖式降级”两天后,曾与他一起在华电集团工作且已退休6年的“老搭档”云公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虽然外界多有猜测,但目前并无两案关联的确切消息,电力系统反腐任重道远却是不争的事实。

  十八大以来,领导干部“断崖式降级”并不鲜见。每添新案,都会引起舆论热议,足以说明公众对这种治吏方式的关注程度。

  民间所谓的“断崖式降级”,即“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属于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第三种。

  当然,“断崖式降级”也有适用范围,即针对被审查人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其违纪行为的性质和情节、造成的后果和影响、认错悔错态度,以及配合组织审查、退缴违纪所得等情况,依纪依规给予党纪重处分,并作出重大职务调整。

  例如对刘士余的处分决定如此表述:“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

  对李庆奎、彭宇行的处分决定中,还有如实交代“组织之前不掌握的问题”、积极主动“上交违法违纪所得”的内容。

  退休不是“安全岛”

  除了李庆奎、云公民等人均属退休后落马外,10月还有多位涉案人员,属于“退休后被查处”。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政协原副主席霍建设,退休6年后被查;陕西省烟草专卖局原党组书记李泽华,退休2年后被查;甘肃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原局长张江武,退休1年后被查……

  退休前忙着公权变现,曾经是这些“落马者”的真实心态。

  “等我退休,你再来报答我!”湖南省郴州市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白广华,既想贪,又想躲,在任时就打起“放长线钓大鱼”的“小算盘”。

  他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一分钱不收,却放话要对方在其退休后来“感谢”。

  结果,机关算尽太聪明,终没躲过高悬的反腐利剑。

  浙江省绍兴市政协原副主席陈建设,退休15年后主动投案,彻底“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原来,陈建设感觉自己贪腐问题已暴露,“当时想了两条路,第一是逃往国外,但媒体报道很多‘百名红通’人员都被追回,说明这条路已走不通;第二是主动投案,与其组织找上门,不如主动向组织交代,争取从轻处理”。

  反腐没有“休止符”,离职退休更不是“避风港”。退休官员被查案件增多,不仅释放出监督执纪问责无死角的信号,也向退休就等于“平安落地”的错误认识和侥幸心理亮红灯。

  “雅贿”都有“遮羞布”

  10月28日,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引发人们对艺术领域腐败的热议。

  书法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却也成为某些人沽名钓誉的工具。一些被查处的“官员书法家”,都拥有“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之类的头衔,人一落马,作品也跟着“掉价”,从炙手可热变为无人问津。

  一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收藏名家字画、珍奇古玩,成为贿赂方式的新变种。这种不断膨胀的“雅贿”需求,具有很强的隐蔽性,甚至成为部分官员贪敛钱财的新手段。

  贪腐不仅披着“艺术”的外衣,还会穿上“特产”的马甲,成为行贿受贿的“遮羞布”。

  10月19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刀勇被“双开”。他利用职权及职务影响力,“以茶谋私,为亲属谋利”,介绍、安排多名私企老板,向其亲属购买总计800余万元人民币的普洱茶,使其亲属从中获利共计200余万。

  显然,“普洱茶”并非唯一的敛财工具。那些动辄几万、几十万一斤的“极品茶”,除了少数私营企业大老板外,又有谁能喝得起?

  追逃最短两个月

  10月24日,外逃仅两个月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安徽省蚌埠市民政局原局长凌建东,主动回国投案,并积极退赃。

  这次,追逃工作打了一个漂亮的“短平快”。向外界释放党中央“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强烈信号。外逃没有出路,主动投案才是唯一正确出路。

  10月10日,在逃17年之久的上海追逃对象王文会主动投案;8天之后,潜逃20年且涉案金额巨大的犯罪嫌疑人吴新平,在广西北海市被抓获。逃犯落网归案,再次证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主动投案值得肯定,但并不意味着“一投了之”,就可以逃脱制裁。

  “100万元我已经退回了,问题也说清楚了,我可以走了吗?”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纪委监委,前来投案的金阳县教体科局原局长阿约吕布以为,将贿款退还之后,还能回去继续当局长。

  面对“天真”的阿约吕布,调查人员果断采取留置措施,因为其交代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