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电子烟的“天使”面具

漳州网 刘 欣2019-11-11 07:32:30
浏览

揭开电子烟的“天使”面具

 
 

揭开电子烟的“天使”面具

 
 

揭开电子烟的“天使”面具

 

  北京市商场内某电子烟品牌展示台。
  杨佳鑫摄

 

揭开电子烟的“天使”面具

 

  北京市西单某商场内电子烟的广告。
  本报记者 康 朴摄

 

  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近日对外发布通告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发布电子烟广告。

  “要完了?”国内媒体和资本的持续关注,引发对电子烟持续热烈的讨论,这让一些生产商如坐针毡。

  国外的电子烟市场也不太平,多家零售企业下架电子烟。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报告显示,截至10月22日,已从全美统计出超过1000例与电子烟相关的肺损伤病例,其中有33例已确诊死亡,“电子烟肺病”引发的恐慌与质疑持续发酵,各种监管审查的信号正在逼近。韩国发现首例因使用液态电子烟而引发肺部疾病的疑似病例,韩政府官员表示建议人们停止使用液体电子烟,并加快研究以决定是否全面禁售此类产品。印度更是在本月前全面禁止销售电子烟。

  电子烟虽不产生明火,但是电子烟自诞生以来,关于它的激烈争论,就如一团活火,愈燃愈旺。2019年10月可谓是电子烟的多事之秋,一场全球范围的冷雨兜头而下,让这个新型烟草产品陷入前所未有的质疑和争议的泥沼。

  

  真的是戒烟神器吗?

  被商家神化的电子烟

  王涛是一名程序员,平时工作压力大,有吸烟的习惯。两年前,他接触到日本电子烟IQOS。“买电子烟主要是为了好玩,想尝试味道或弄清楚原理。”王涛说。

  像王涛所使用的的IQOS是电子烟的一种: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这种电子烟,利用电子装置精确加热而非点燃烟草,释放出烟草中所含的芳香物质和尼古丁,形成烟气,供吸烟者抽吸,但仍然使用传统的烟草。

  而电子烟市场更为常见的是烟油电子烟,即要由电池、加热蒸发装置和一个装有烟液的烟管组成,通过加热将含有尼古丁、丙二醇、丙三醇和香精等成分的烟油雾化为蒸汽,模拟吸烟时产生的烟雾,让用户吸食。“烟油电子烟的大烟雾,是很多人喜欢它的重要原因。”王涛说。

  但无论怎样,电子烟依然是烟草。“从两者的成分构成来看,都必然会对人的身体造成损伤,与传统烟草相比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姜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那为什么电子烟会迅速流行起来?

  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副主任侯宏卫指出,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电子烟商家“无害、戒烟”等虚假宣传可谓找准了消费者的“痛点”。记者随机打开一家电商平台上的某品牌电子烟链接页面发现,除了诱人口味和多彩外观,商家着重宣传的就是电子烟的“健康”:“与自然的对话,就从清新的口吻开始”“减少身体负担,不打扰身边人”等宣传语,配以电子烟民和不吸烟者亲密接触或轻松愉快交谈的场景图片,极易给人造成电子烟不产生二手烟的错觉。

  “电子烟烟液中含有较高浓度的尼古丁,会导致成瘾,丙二醇、丙三醇(甘油)等长期大剂量暴露的情况下,存在一定的细胞毒性、炎症效应和氧化应激反应。电子烟释放物中同样存在甲醛、乙醛等致癌物,烟草特有亚硝胺、重金属等有害物质,长期使用释放物会对肺部造成不良影响,同时不能排除对心血管系统的不良影响和致癌作用。”侯宏卫说。

  电子烟商家的另一个“噱头”——传统烟民理想的戒烟辅助手段这一说法,也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9年1月发表的论文,通过实验对比了尼古丁替代疗法和电子烟对戒烟的帮助效果。结果显示,电子烟组有18%的人戒掉了传统烟草,而尼古丁替代疗法只帮助到了9.9%的人。但是在52个星期的周期内,电子烟组有80%的人仍在使用电子烟,而尼古丁替代疗法组只有9%的人继续使用这一方法,说明使用电子烟作为戒烟辅助的人更倾向于长期使用电子烟。中日友好医院烟草病学与戒烟中心主任肖丹表示:“虽然普遍认为电子烟的危害比卷烟小,但电子烟从出现至今只有不到20年时间,目前尚缺乏长期使用电子烟对健康影响的相关研究证据,未知风险尚不清楚。”

  复吸率居高不下也在困扰希望通过电子烟达到戒烟目的的烟民。小周在浙江杭州工作,一直以来都想戒烟。他正是因为戒烟才接触到电子烟。当时就是相信通过吸电子烟可以戒烟才入的“坑”。据小周介绍,刚开始吸的时候,确实不再想吸传统烟。但因为电子烟“不够劲”“不能帮助缓解心理压力”等因素,还是回到了传统烟草的“怀抱”。

  姜垣表示,目前国际上对电子烟能否戒烟存在很大争议,绝大多数国家并不认可电子烟可以戒烟。基于此,今年7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明确表示,没有充足证据表明电子烟有助于戒烟,不建议将电子烟作为戒烟辅助手段。

  电子烟为什么能吸引年轻人?

  青少年成为最大受害者

  电子烟最严重的问题还不是虚假宣传。

  “全球范围内电子烟面临的严格监管甚至全面禁令是传统烟草商的联合绞杀。”网络上这种说法颇有市场。但实际上这可能只是某些电子烟制造商杜撰并刻意渲染的悲情故事,抑或不明真相者的臆想。

  加热不燃烧类型的新型烟草,在中国的主要研发和制造者正是传统烟草制造商。烟草专卖法规定,卷烟、雪茄、烟丝、复烤烟叶统称烟草制品。加热不燃烧新型烟草制品在使用过程中仍是对经过特殊处理的“专用烟叶”进行加热产生烟雾,这也是其纳入专卖监管的法律依据,在这个范围内并不存在所谓传统烟草商对电子烟的绞杀。

  绞杀说法不仅没有讲述事情的全貌,反而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可能提高潜在的烟民数量,甚至将“枪口”瞄准了青少年。电子烟出现之初,人们期待着它能帮助烟民摆脱尼古丁的困扰,达到戒烟的目的。遗憾的是,这个愿景不仅从来没有实现过,反而成为吸引青少年沾染尼古丁的诱饵。2016年2月,美国国家滥用药物研究所的调查显示:青少年吸食电子烟之后,30.7%的人会在6个月内开始吸食可燃烟草制品。在吸过电子烟之后,青少年更有可能尝试传统烟草。电子烟的流行把控烟成果破坏殆尽。从发展轨迹来看,电子烟与其设计初衷可谓背道而驰。电子烟发明者韩力声称发明电子烟是为了帮助人们戒烟,但电子烟作为传统香烟的替代品,不仅没能帮助戒烟,反而让青少年成为电子烟的最大受害者。

  肖丹指出:“尼古丁会对青少年的大脑发育产生伤害,其影响一直持续到25岁左右;在青春期使用尼古丁也会降低脑部注意力,容易造成情绪波动,影响学习。”

  一组数据令人忧虑:中国电子烟消费群体30岁以下的年轻人成为主流,近60%是“90后”,“95后”占比超过20%。电子烟为什么能吸引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