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纸集团控股美利纸业在腾格里沙漠排污 隐瞒20年

漳州网 刘 欣2019-11-11 14:11:41
浏览

  中纸集团控股美利纸业在腾格里沙漠排污,“巧手”隐瞒20年

11月10日,1号污染场地内正在进行整改,挖掘机将表层黏稠物挖入防渗吨袋中暂存。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11月10日,1号污染场地内正在进行整改,挖掘机将表层黏稠物挖入防渗吨袋中暂存。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朱雷 发自宁夏中卫

  11月10日,宁夏中卫市生态环境局对涉嫌环境违法行为宁夏美利纸业集团环保节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利环保公司)进行立案调查。此前,澎湃新闻()对腾格里沙漠边缘位于美利林区的地方再现大面积污染物进行报道。

  中卫市官方在通报时称,污染场地中的黑色黏稠状物质系原宁夏美利纸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利纸业)在1998年至2004年期间制浆生产产生的造纸黑液。当时美利纸业由于没有黑液回收系统,生产产生的造纸黑液委托美利环保公司处理。1998年到2002年美利环保公司将一部分黑液倾倒至美利林区;2002至2004年,美利纸业陆续建成了两套黑液回收系统,其间由于黑液回收系统运行不稳定,也有部分黑液倾倒至美利林区;2004年之后利用黑液回收系统处置。2015年2月,美利纸业制浆生产线永久关闭,该公司再未产生过造纸黑液。

  事件报道后,生态环境部工作组、宁夏生态环境厅工作组抵达中卫连夜赶赴现场调查纸黑液污染问题并指导处置工作。经初步的取样检测数据判断,污染物尚未达到危险废物标准,其毒性及对地下水水质的影响情况待进一步检测。

  澎湃新闻在污染场地走访发现,美利纸业的排污手段很是巧妙,这家厂址位于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中卫工业园的企业,将造纸黑液偷排到了远离厂区16公里之外的腾格里沙漠边缘,一个名叫了波堆的地名附近。这个区域属于美利纸业的林区,但从行政区划或者执法属地而言,它已经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

  于是,这段排污被隐瞒长达20年之久。

  “排污发生有20年了,美利纸业几经变更,从县属企业到市属企业,又经过破产重组,要调查起来有难度。”中卫市一位官员表示,目前中卫市已通过公安部门对当年的污染经过展开调查。

污染场地中被挖开的造纸黑液

污染场地中被挖开的造纸黑液

  污染物毒性和地下水水质待检

  在污染场地里,几十台挖掘机正在同时作业,被挖土机挖开的沙土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我刚来这里闻到的味道有点像农民沤肥的那种味儿。”北京博诚立新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咨询一部主管宋磊10月21日进驻污染场地,开展检测并出具了第三方指导意见。他说,污染区域属于腾格里沙漠边缘的浅沙丘地带,当年排污时由于企业顺地势倾倒,导致污染物厚度不一。

  “比如这里之前是沙丘,黑液的厚度就比较薄,那边凹进去的,就属于聚集比较厚的区域。”宋磊说。

  施工方、监理方等相关单位已在现场开始作业,对污染沙土进行开挖,使用防渗吨袋打包堆存,这些白色的吨袋堆满了污染场地的边缘。

  宋磊曾参与2015年腾格里沙漠排污事件污染场地的修复。他说,跟之前的污染场地相比,这个场地有毒有害物质并不像此前化工厂排放的有毒有害污染物那么多、那么复杂。

  “这次的污染场地中污染物的来源主要是造纸废液,沙土上层黏液含有造纸黑液中的木质素,长时间埋在这里发酵。我们到场后取样检测,目前来看污染场地水溶性盐总量含量偏高,pH值偏高,总氮指标偏高,但总氮是肥力指标并不是污染物指标。”宋磊说,要等固体废物属性鉴别流程做完之后,作为第三方公司才会给出是否是危险废物的结论。

  “初筛之后还要按照国家相关要求再进行采样检测,最后根据结果确定黏稠物固体废物属性。”宋磊说,一般工作固废一般可以做填埋处置;如果是危险废物,根据危险特性选择处置方式。现场检测加处置时间,目前没办法估算,需要等固体废物属性最终的鉴别结果。

  生态环境部西北督察局参与现场督察的一位负责人说,目前通过第三方的初步检测结果显示,污染物pH值浓度、氰化物、重金属等主要指标并没有达到危险废物标准,但造纸黑液是否对地下水产生影响,目前还不清楚。他表示,已安排第三方公司打井开展地下水水质检测工作。

远处已挖出的污染物堆满了场地边缘

远处已挖出的污染物堆满了场地边缘

在1号污染地块内,第三方检测公司正在打监测井,将对地下水水质情况开展检测。

在1号污染地块内,第三方检测公司正在打监测井,将对地下水水质情况开展检测。

  污染场地位于内蒙古境内

  在被环保志愿者曝光“腾格里沙漠边缘出现大面积污染物”后,宁夏中卫市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11月8日回应称,志愿者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尚不清楚是哪家企业何时造成的污染。宁夏中卫市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则称,此次污染是由在当地存在多年的美利造纸厂破产后遗留的,破产后场地属于无人监管的地方。

  11月10日,澎湃新闻在污染区域现场调查发现,污染场地并非无人管理的盲区。在现场,美利林业朱姓负责人说,这片林区里企业聘用了50多人在林区负责管护,每年三月份到九月份企业还要雇佣五六十人季节性临时工,负责灌水、打药、修剪等工作。

  实际上,林区里污染场地的区分非常明显,只要不长树甚至连沙莿都不长的地方就可以判断为污染地块,参与现场处置的多位工作人员都向澎湃新闻表达了这个明显的识别方法。

  当澎湃新闻问起“平时这么多人在林区、这么长时间一直没发现这些污染地块?”

  “没有。”朱姓负责人称,他是2012年到美利林业的,“该造的林都造上了,造林时有什么也不知道。”